陌城Lucis

记奇葩诡异梦境,写巍澜衍生小甜文,拍照片,发美食,一个什么都掺和的小🌶🐔

不是脑洞,只是想写个万年老梗还不翻新...

韩神睡得迷迷瞪瞪的时候,顺手摸了一下身旁,空的,于是他勉强把眼睛挤出一条缝试图定位他家的开心小朋友。不过这人还没找到,倒是让床上的被子吓了一跳,准确的说,是撑起被子并且还在活动的不明物体。

于是韩组长瞬间清醒了,看着这个大怪物一点一点的逼近自己,甚至怀疑自己还在做梦....家里也没养狗啊,再说,这狗也没这么大个啊....这什么东西啊???开心该不会被它吃了吧o_O?!!(韩神你脑袋里戏好精彩啊....)

就在韩沉搜索了脑内所有词条信息并最终显示"未能检索到相关内容"的时候,"不明物体"突然加速,扑到他胸口,然后窜出被子,露出毛茸茸的小脑袋,"嘿!!!!"何开心同学裹着大被子眨着天真烂漫的大眼睛瞅着他家沉沉"可爱吧,有没有被萌到●v●"

韩神先是默默感谢了一下自己强大的心脏,然后禁不住勾起嘴角,一把抱住包在被子里的何开心"傻狗....再陪我睡会" 小何同学被裹得严严实实的,但还是往上挪了挪,在他家沉沉下巴上"吧嗒"叨了一下之后自己偷偷乐了半天,然后就索性乖乖猫在人家怀里不动了——那就,再睡一会吧~

(讲真的开心,你差一丢丢,就那么一丢丢,就能把你家沉沉吓得去忘川桥上的老大娘那里喝汤了... ̄⊥ ̄  )

梦境NO.6—2018.11.09

是个悲伤的梦

梦里,我触怒了神明, 也或许,是我们

于是我再也记不得他,而他,却得带着我们的过往守在周遭,生生世世

生辰的那天,神来到我身边,给了我一本日记,还了我的记忆,但是这恩惠的时限只有两天

原来,我们认识这么久了

原来,我们之间有这么多的故事

可怎么就不能,再宽限一天呢,就一天,后天我就能见到他了呀,有种锥心的惋惜,但是我没有请求的资格,只能反复摩挲着本子上的字迹

再后来,我见到了他,他站在那,冲我淡然一笑,可惜我却再也想不起什么

只是似乎,相识已久

只是感觉,我好像,很喜欢你



还是脑洞,大脑洞....

被两顿火锅轻易收买的小何医生,此时正在餐桌前兴奋的搓爪,水汪汪的大眼睛粘在羊肉片上撕都撕不下来。但这只是表象(bushi),他更惦记着怎么能吃到面前的这位(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)于是何开心收起锅里的目光,转向韩沉"要不,咱们喝一杯?"韩神看了他一眼,想了两秒"改天吧,我去给你拿饮料,顺便去趟卫生间"被否决了的大宝贝有点失落,但没敢表现出来,只是继续盯着已经开始滚水的锅子。等何开心叨了好几块肉之后,韩沉才拎了桶大可乐回来,一边给他倒上一边笑他的仓鼠球。今天底料有点辣啊,小开心咕嘟咕嘟灌了两杯可乐下肚,觉得肚子里热热的"这可乐...味道不对啊?" "?是不是因为你吃了辣还喝碳酸饮料啊"韩沉也抿了一口"就普通可乐啊" 疑惑的何同学也只是怀疑了一秒,继而又被火锅吸引去了....

吃饱喝足,何开心只觉得脸上发烫,脚下跟踩了棉花一样软,意识时而清楚时而模糊,韩沉看了看这个晕乎乎的家伙"能让你得逞了?当我傻的吗?"然后一脸坏笑的结了账,扛着人回家了。

(都老夫老妻的了你俩这是干什么...拉灯!!!)

第二早上醒来的时候,何开心只觉得身上跟散架了一样,啥都记不得了,一脸懵,韩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小红莓"自己干的好事不记得了?" 我....成功了?小何同志心里依旧很困惑,但还是乐呵,没皮没脸的朝韩沉的怀里钻,抱着人家不撒手。

再后来,得知真相的何开心"韩沉!你居然在可乐里面兑酒!!!还趁人之危!!!!!说好的AA呐!!!!!!!!"

"炸毛了还这么可爱,不知道这次三顿火锅能不能搞得定"韩沉看着他家宝贝的小脸暗戳戳的想着.....

(想不到你是这样的韩神,啧.....

以后请叫他 韩·何开心小脑瓜扫描仪·沉)

不想写文小脑洞...

何开心炸毛了,虽然很难惹他生气,但韩沉是真的做到了,嗯....

"我错了,行不"韩沉戳了戳旁边的何气球,有些麻爪,可何气球好像不吃这一套,把脸扭到了一边

—"那,请你吃东西"

—"没用!"

—"吃火锅"  

—"我是有原z"则字还没出口

—"两顿,现在就去!"

—"我..你...下不为例!"

我不是为了那口吃的,我只是给你个机会,对...轻易妥协的何开心企图解释...(๑‾ ꇴ ‾๑)

有个没出息的男朋友,真好...韩沉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◍•ᴗ•◍

你笑什么/我没有啊

上班摸鱼小脑洞

本次脑洞让我们就"如果看见自家亲爱的趴桌上睡着了会怎么办"论题进行对比探讨。

韩组长近日公务繁忙,实在熬不住,趁中午偷个闲,伏在桌上睡着了。

正巧,被推门进来的小何医生看见了。啧,沉沉睡着了也这么好看,可叫人如何是好

于是,他决定偷偷去讨个便宜,悄咪悄的窜到韩神面前,屏住呼吸,一点点靠近人家的小嘴巴,然后,吧嗒,碰了一下。最后小开心索性也趴在桌上,盯着心上人的睡颜傻乐。

诶?沉沉,你是做什么美梦了吗,怎么笑了呢~

韩警官外出办事路过开心的小诊所,发现这个家伙上班时间摸鱼,趴在桌上睡的不省人事,啧,这思想觉悟不够高啊。

想是这么想,韩神顺手拿起沙发上的毯子轻轻盖在了开心的身上,然后靠在桌边,安安静静的盯着他家大狗宠溺的看了会儿,最后悄悄给他顺了顺毛,起身打算回去。

"韩组长这么君子的嘛"韩沉闻声回头,发现小家伙正拿小爪子拽着他的衣角,还眨着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瞅着他

唉,真没办法,那就,勉为其难的占个便宜吧❤

综上所述,小何同学不仅乐于占便宜,还对他家正直沉沉的不占便宜行为表示不满,对此,韩组长想说,那我就,改呗..

论题发起人:嗯.....嗯?!⊙▽⊙???

水逆了一天,窝火使我变轴,跑了三家不挨边的大型超市才买到味全(二线城没有姓名),看见哥哥的小脸之后瞬间晴天,我还给我大姨讲述了哥哥的小脸绝对不能被画花,但是白叔的小脸要亲死这么一说
这个超市一定是神仙超市,进门还看见了妮维雅,那点小破地方,只能把两位哥哥放一起(hin好,非常好)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

半夜听雨小脑洞

近日总是连着阴雨不断,不知可是这天上漏了个大窟窿

何开心趴在窗口眨着大眼睛盯着雨点不紧不慢的打在窗镜上

"怎么了?"韩沉突然从后面抱住他家大可爱,下巴慵懒的落在人家肩头

"又下雨了,有点忧郁"何开心撇了撇嘴

韩沉也眨巴眨巴眼,想了想,然后吧嗒,在何可爱的小脸蛋上啄了一口,"那,现在呢"

"和我的名字一样"心里咕嘟嘟冒粉泡的何开心扬着嘴角

稀落的雨声叩响了凝固的时间,可窗子里却还悄悄的映着幸福的一双人

岁月静好,真好


我们的Fairytale——今生(No.6 Fe篇)

写心沉写的自己想搞一对ob11的娃,但是衣服鞋子身子乱七八糟加起来的金额看的我心脏疼……还是滚来更文,写甜了说不定就能下决心买了…..(穷鬼醒醒…)

这篇写插曲啦,前世奈何桥那段,相关描述纯属胡扯,爱咋编咋编那种(也不怕下头请你去喝茶噻…)

感觉写的那么悲情呢,果然一卖文艺就难过…..

 

引:

入关十里黄泉路

奈何桥下忘川水

温汤若解相思苦

何来回首冥府前

 

幸福到冒泡的何开心很快就在他家沉沉的怀里睡着了,他做了个梦,梦见了转世前的那段路。

前世,鬼门关。小皇帝第一次见到了韩沉的真容,一身黑色西装,利落的短发,“原来我们沉沉是这个样子的呀,真好看”韩沉宠溺的看着他笑了笑,眸子里的那一汪水还是那么的暖人“走,不怕,我陪你一起”

按理说,韩沉肉身尚在,灵魂是不能过阴界的,但是他舍不得也放心不下小皇帝,于是他决定牵着对方的手,尽量的,多送一步,再多送一步。

黄泉之为黄泉,黄沙数里不见尽头,遥遥长路似让亡者有充裕的时间回首他们的漫漫人生。而缓步前行的二人满脑子都是过往的欢声笑语,但是想到分别在即,便默契的都许久不语,只是握在一起的手更紧了些。这几里路,仿佛走了很久,很久,小皇帝终于绷不住,红着眼圈,钻到韩沉的怀里,抱得死死的,不愿放手,韩沉也稍稍有些哽咽,顿了顿,给小家伙顺了顺毛“我也舍不得你,但是我有预感,我们一定会再见的,在我的那个未来”小皇帝眨着红红的大眼睛看了看他,点点头,随即看见后面大片的红色,“沉沉,你看,是彼岸花!真的跟传说里的一样美”。点缀着黄泉的颜色映红了相拥人儿的脸庞。可这地狱花既现,冥界也就不远了。

眼前便是忘川,慈眉的孟婆千百年如一日的在桥上熬制她的佳酿。韩沉是生魂,到此即止了,再往前便是死间。正当两人不舍离别之时,第三个人的声音打破了沉寂,“二位,打扰了”来人的样貌同韩沉一模一样,只是衣着不同,看呆了小皇帝“你是?”“在下裴文德”小裴冲他俩笑了笑,解释道“天界念我世世缉妖镇灵,守护了一方百姓,因而在我灵魂重伤出体后免了轮回,列入仙班,但我此世尘缘未尽,多亏韩兄替我照顾圣上和家人,所以我定要前来感谢”“裴兄客气了,若非如此,我怎么能遇见他呢”小裴见二人那一眼万年的对视,不由得又是一笑,“为报你这一世之恩,我特请上头予你二人来世之缘,至于有没有份,只看你们自己了”“小裴你说真的嘛?我还能再见到韩沉对吗?”小皇帝激动到差点冲过去抱人家了,还好被韩神及时揪住领子扯了回来“干什么呢,注意点,人家是仙”(韩神吃醋了8……/闭嘴!)

虽然知道还有机会相见,但是俩人还是腻腻歪歪依依不舍了很久。“韩兄放心,我会亲自送他下轮回的”说罢小裴便引皇帝来到了奈何桥,冲孟婆点头示意,孟婆心领神会,递来一碗温汤“喝吧,过了这桥,前尘就在你的身后了”

小皇帝不知道的是,他过了桥,韩沉却在忘川河前偷偷的红了眼睛,久久徘徊,不肯离去

韩沉不知道的是,小皇帝虽然喝了所谓的孟婆汤,但过了桥,踌躇了很久,还是在冥府前回了头,落了滴泪